主页 > 财经 > 正文

公司及4名高管、控股股东遭警示 信披违规的未名医药“警报”频响

来源:经济导报   2020-01-04
 日前,未名医药及其发行的“17未名债”又被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移出信用评级观察名单,评级展望为“负面”

  ◆导报记者 杜海 济南报道      

  因旗下两公司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事项信披违规,未名医药(002581)、公司4名高管及控股股东收到山东证监局出具的警示函。2019年的最后一天,未名医药披露了这样一则公告。
  除了被采取行政监管措施,未名医药还被评级机构列入“负面”。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日前,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下称“联合评级”)将未名医药及其发行的“17未名债”移出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同时确定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但评级展望为“负面”,可谓“警报”频响。
    未名集团
待偿还本息5.61亿元

  据悉,未名医药违规行为发生于2017年12月至2019年6月。山东证监局前期现场检查发现,未名医药全资子公司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天津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直接或通过第三方与未名医药控股股东北京北大未名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未名集团”)及其关联方,发生非经营性资金往来事项,未按规定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未名医药上述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由此,山东证监局决定对未名医药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同时,该局对潘爱华、丁学国、赖闻博、王立君4名高管以及未名集团,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并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山东证监局要求未名医药应引以为戒,杜绝类似行为再次发生。而未名医药方面表示,公司高度重视上述行政监管函所指出的问题,并已对相关问题进行了自查及沟通解决,“待履行程序后及时进行信息披露”。
  经济导报记者获悉,未名集团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体系资金余额高达5.07亿元,利息高达5435.67万元,上述拆借的资金无法偿还。身陷流动性危机的未名集团提出,以其资产对其占用的公司资金进行偿还。未名集团拟动用的抵债资产,评估值合计高达23.23亿元。但是,未名集团提出的偿债方案中,涉及的医药资产多处于早期临床阶段,未来能否成功推向市场存在不确定性。此外,生物性资产真实价值亦值得关注。
  未名集团连本带利只欠5.61亿元,为何要拿评估值达23.23亿元的资产来偿还?2日下午,未名医药证券事务代表杨怡忱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这体现出控股股东的诚意,相关资产的资产评估报告,公司也都进行了详细披露。当然,该偿债方案能否过关,取决于1月17日举行的股东大会投票结果。”
    警报并非首次拉响
  此次联合评级将未名医药列入“负面”,并非警报首次拉响。
  早在2018年12月21日,控股股东未名集团所持有的未名医药股份,就已被福建省厦门市湖里区法院全部轮候冻结。同时,公司参股子公司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科兴生物”)处于非正常经营状态,子公司山东未名天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未名天源”)停产搬迁,公司2018年业绩大幅下滑。当时,联合评级决定将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17未名债”的债项信用等级,列入“可能下调信用等级”的评级观察名单。
  2019年6月22日,联合评级关注到,未名医药主营业务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子公司未名天源仍未复产,科兴生物股东纠纷仍未妥善解决,未名集团持有公司股权仍被100%司法轮候冻结。鉴于此,联合评级决定继续将公司及“17未名债”列入评级观察名单。
  据了解,未名集团成立于1992年,号称北京大学三大产业集团之一,总部位于北京北大生物城,是一家重点投资生物医药、生物农业和生物服务的企业,实控人为潘爱华。
  2019年12月底,联合评级的跟踪报告指出,2019年1-9月,未名医药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1.86%,剔除投资收益后,公司经营业绩处于亏损状态。此外,截至报告出具日,未名天源仍未复产,公司与科兴生物的纠纷仍未解决,控股股东未名集团所持公司股权仍全部被司法冻结。基于上述因素,联合评级确定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负面”。
相关阅读
最新头条
热点头条
© 2016 联播快报 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邮箱:news666666@126.com